喜橙

历史背到炸裂
等春假了一定要把书看完😂😂
今天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正好抽到我们这组 于是 血流成河了😂😂😂😂
上地理课也是懵逼状态 然而改政治也来不及了😂😂😂😂😂 最近他们政治在上法律 都是判断案件好有趣

这货萌死了

[兆娜]毒药

原作向……思维跳跃极快 流水账嫌疑有(你滚) 有私设 文笔无

"给予无处可去,无法逝去的你,归去之地"
"吾名毘沙门天"
"获持诲名,止于此地"
"假名已称,为吾仆众"
"从此尊名,其皿以麻"
"谨听吾名,话吾神器"
"名为兆,器为兆"
"来吧,兆器!"

"唔……什么声音"棕发青年缓缓睁开那双翠绿色的眼睛,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欢迎你来我们家哦,兆麻"温柔的女声响起,兆麻惊愕的抬起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用红头绳束住的金色长发垂至腰间,紫水晶般的眼里似有流光划过。
痴愣的站了几秒,兆麻才直直的跪了下去。
只是一眼,他便觉得,自己一定会拼上全力保护她。
"主人,我一定会保护好您的!"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如是说。
"呵呵,只是一个钉子,怎么保护主人?"

什么声音……不……我一定能保护她的
————————————————————————————
当靫器砍下来的时候,兆麻没有感到一丝害怕。
他直挺挺的迎了上去,仿佛赎罪一般心甘情愿。
大量艳红的血溅了开来,就像是最妖艳的曼珠沙华。
兆麻艰难的走向神堕了的威娜,做出了一辈子里最大胆的举动。
大面积扩散开的恙让他浑身都痛苦不堪,用尽了浑身气力
"对不起,威娜"
"竟然让你留下如此痛苦的回忆"

"道司大人没有说错,是我伤害了您啊!"
"对不起,威娜"
"我还是没有保护好你"
————————————————————————————
威娜脚下出现阵法的时候,兆麻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却被天无情的阻挡开。
众神都玩味的看着这个飞蛾扑火的神器。
金光闪起,他绝望的看着阵中他陪伴了几百年的神明惊恐的睁大双眼,消逝不见。
只留下片片衣袂。
"不!  !  !  !  !  !  !  !  !  !  !  !  !  !  !  !"

作为指导前任的道标,兆麻被新一任的毘沙门天除名了。
——————————————————————————————

"威娜,头发又不擦干,这样会感冒的!"
"威娜,今天我做了你喜欢吃的蛋糕哦"
"威娜,别处理公文了,你快去好好休息,剩下的让我来吧"
"威娜,对不起……我又没有保护好你"

囷巴带着新来的小神器去毘沙门的神社里参拜,小神器疑惑的问道
"道标大人,这个人在干什么呀,他为什么要对着空气说话呀"
囷巴神色复杂的摇了摇头。
"他是中毒了"
"中毒了就给他解药呀"
"可是,解药已经 不在了啊。"

End.

[兆娜]无题

微夜娜qwqqqq  文笔烂慎入!

威娜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夜斗了。
他在他的眼里,不再是曾经最为痛恨的无名神。
平日里欠揍的幽默,危急的时候真诚的帮助
都像是钥匙一样,叩开了她心里的那扇大门。
她开始对他微笑,开始常常幻想起他的模样。
后来,毘沙门府里又住进来一位神明。
每天,他都会和府中的大小神器们打成一片。
没有谁发现,到底少了什么。
——————————————————————————
兆麻发现,威娜好像喜欢上谁了。
她开始在办公的时候无缘无故的发呆,突然晕开一抹羞涩的笑容。
那样柔软的神态,兆麻知道,在他曾经活过的世界里
被称作爱。

那一天,兆麻端着忙活了一早上做的点心,开心的推开威娜的房门,就看到正在接吻的两人。
他急忙道歉,惶恐的转身离开。脸色陡然灰败了下来,就连什么时候流下的泪水也感觉不到。
后来,夜斗神住进了府里,府里的一切都变的生动起来,除了他。
兆麻开始每日每夜的怀疑起自己来,他不知道,作为道标的自己,到底还有什么作用。

她不再是会伏在他的腿上哭泣威娜了。
威娜只属于夜斗了,再也不需要自己了。

"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兆麻想着"这样迟早会刺伤毘沙门大人的。"
于是他来到他们相遇的海边,仿佛被蛊惑一般,纵身一跃。
在一片静谧美好的蓝色里,他想起他被收作神器的时候。能带着她赐给他的名字去死,实在是太幸福了。
满足的微笑着,最终闭上了眼睛。

————————————————————————————————————
"再见了,威娜。"
威娜感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就好像是最牢固的羁绊被生生打碎一般。
她从睡梦中惊醒,恍惚的消化着名字消失的事实。
夜斗被她的动作吵醒,担忧的问到:"怎么了,威娜?"
威娜没有说什么,她只是摇摇头,然后扑进了夜斗的怀里。

End.

莫名其妙心情特别低落,好想小肥肥。